穿越肉文之肉情四射 61遛鳥必死

小說:穿越肉文之肉情四射 作者:小女子有禮 更新時間:2018-05-21 23:42:57 源網站:快眼看書
          彥福解決了丫鬟被撞到的事情,就很是開心的到處亂逛著,剛才那一股子氣已經被發泄的差不多了,果然看到別人被虐才是最佳的發泄途徑啊,連那個被她遺棄的丫鬟都只是讓侍衛去找了,反正肯定丟不了,她自己就可以再逛一會了,反正糟心的事情有一件就夠了,肯定不會出現第二次,所以就把身后的那些侍衛都給打發了,離的遠遠的。

    其實她也沒有目的地,就是這樣走走,畢竟家里人都沒有,走了個哥哥,就感覺空蕩蕩的,好像整個府里都沒了人一樣,空的可怕。雖然以前哥哥也整天不在的,但是從來都沒有出過遠門,還是要這么長的時間,這次要出去幾個月,太長了。

    漫不經心的走著,彥福一點都不知道,她越走越往小巷子里面行進,她也不知道,其實后面老早就有幾個人盯著她了,畢竟剛才的那出經過,雖然彥福不當一回事,但是別的人可不是啊,五十五兩銀子,連看都不看一眼,這樣的人,除非本身很有錢,不把這錢當回事,那就是家里很有錢,這么一點錢完全的就不看在眼里,所以后面跟著的那兩個小混混就興奮了,這要是把這條大魚給抓起來了,那這輩子不就吃香喝辣了,這要是這個女的是自己的人了,一般人家吃了這種悶虧,為了女兒的名節肯定是忍了下來,這次只要主動的給承擔下來,說是要娶了人家女兒,說不定他就可以直接做上門女婿了,那這樣不就是吃香的喝辣的的了,畢竟,這個時代里,名節是很重要的,重要到了寧可自殺,也是不能被侮辱了。

    身后的那兩個小混混好不容易看著彥福把身后的侍衛給解散了,還自己愚蠢的讓自己往小巷子里面走,那正是福運送到門前啊,再不積極就是傻子了。

    至于走在前面的彥福,一點都不知道,她已經被別人給惦記上了。

    剛剛察覺到自己走的太偏僻了,正準備往回轉,往大路那邊走去,卻是被迎面而來的幾個人給挾持著就往那原本的那條小巷子里的暗巷走去,彥福本來就覺得不安的,現在更是心都要跳出來了,本來還傻傻的不知道求救,現在是扯開了嗓子吼了。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早知道就不把那些侍衛給分散開去了,現在好了,又出事情了,太倒霉了啊有沒有。

    那兩個個小混混見彥福扯開嗓子吼了起來,連忙就伸手捂住了彥福的嘴巴,雖然說這巷子里很少有人經過,但是只是很少,并不是沒有,再說了,做這種事情,還是先把生米給煮熟了才好啊,不然都是白搭。

    那小混混給旁邊的人使了幾個顏色,讓后面的人看一下四周的情況先。

    彥福雖然是確信自己不會出事的,但是還是會腳軟啊,這事情她不是第一次遇到了,以前的人販子,現在的小混混,她是不是和這些人犯沖啊,不然怎么就凈是遇見這樣的晦氣事情,這運氣要多背才能接二連三的遇到啊。

    因為雙手被人給抓著,彥福不能動,腳也因為太矮了,被提起來后就不能碰到地面了,現在這個樣子,完全就沒有一點的反抗能力啊,想著以前被人販子抓至少還有一同共患難的謝韶瀾謝同志,現在呢,只有一個人啊。

    嘴巴被捂著,彥福只能嗚嗚的吱個兩聲,企圖制造著一些噪音,好讓人注意到,現在都在暗巷里竄了好一會,連個鬼影子都沒有,彥福開始害怕了起來,畢竟剛才確信那些侍衛能找過來,可沒有把這些暗巷給算計進去,現在好了,這七拐八拐的暗巷絕壁能讓人都給轉暈了過去。

    在被人夾著不知道轉了多久后,只剩□邊的兩個小混混了,別的人影是半個都沒有看到。這兩個人帶著她來到了一座小院子的前面停下,打開門拉著她進去了,直接的把她往房間里面推攘,畢竟這種事情,還是快點的好,要是被人找到了,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那就是他們吃虧了,本著速戰速決的想法,兩個小混混都是直接的就把彥福往床上推,推完后還直接的就在彥福的面前脫起了衣服。

    畫面一點都不唯美,還猥瑣的厲害。兩個男的一起脫衣服,你說能想到什么?

    彥福看著這個樣子,就知道肯定是要糟了,她沒想到這兩個小混混竟然如此的急色,竟然一會都等不到,難道是她看錯了,這個是合作犯罪的采花大盜團?

    雖然心里害怕著,但是這種時候,越是害怕越是沒用,所以彥福逼迫自己冷靜下來,雙手摸索著伸到了靴子里,那里一直的放著一把匕首,以前因為被人販子抓,自回來后,哥哥就特意的讓人在她的每一雙靴子里側都縫了一個小布袋,能放進去一把匕首,所以只要把匕首拿在手里就可以了,彥福加油!

    現在她該慶幸的就是這兩個人可能因為她是個女的,所以一點都沒有把她給綁起來的意思。

    那兩個小混混很快就把渾身的衣服都脫了個精光,然后往彥福所在的床邊走去,彥福已經在小混混沒注意的時候拿到了匕首,然后放在身后,雖然她不可能同時對付兩個人,但是只要刺傷了一個,另一個肯定要錯愕半響的,她可以趁著這個機會跑出去,雖然可能跑的不會太遠,但是只要把時間延長就可以了,相信自家的侍衛不會笨到這個樣子。

    彥福都已經做好準備‘殺人’了,但是沒給她進行行動的機會,那兩個小混混到是先開始內訌了。

    其中一個小混混的脫衣服的速度比較的快,沒一會就脫完了,然后往彥福走去,但是那個沒脫完的可就不爽了,憑什么是那個先上呢,這樣細皮嫩肉的小妞,肯定還是個處,平時讓他占先也就算了,這次是說什么都要自己先了,所以那褲子還只脫到腿彎處,就一把的撲上去抱住那個已經上千的小混混,“以前都是你先的,這個我先,我先。”

    另外的一個小混混不耐煩了,撇了一眼那褲子還半褪的小混混,“你丫也好意思和我說,誰讓你速度慢的,反正我先脫完就是我先,別和我廢話。”說完就一把扯開了一直抱著他的另外一個人,看也不看一眼的就邪笑著往彥福的小身影走去,那樣子可把彥福給惡心壞了。

    但是那個小混混還自當很是瀟灑的說道:“美人兒,大爺我來了。”

    彥福看著這個渾身半點遮掩都沒有的小混混,還有那一身的排條,很想笑出來,哥們,你這是畫虎不成反類犬啊。

    當然彥福是不會這么做的,所以只是越來越往床的里面縮去。

    那后面的一個小混混看到這樣,就知道那人是絕對不會讓自己的了,所以連褲子也不脫了,立馬就一把把褲子拉上,快速的上前和那個已經脫光的小混混扭打在了一起,反正這次不管怎么樣,他一定要先上!

    縮在床上的彥福雖然很不想眼睛亂瞄的,但是,看到那個人遛鳥遛的如此的豪爽,她不看都不好意思了啊,所以當然是先看了再說唄。

    雖然那貨遛鳥遛的絲毫都不害羞,但是彥福可算是不好意思了,畢竟照她這樣閱鳥無數的人,怎么會不知道哪個鳥是極品,哪種是放在垃圾堆里都要踩上幾腳才算是不惡心自己的,至于眼前的那個遛鳥的小混混,只能說,他絕對是后面的那種了,那鳥就那么軟趴趴的垂在那里,還這么短,這么的小,出來遛鳥難道都不知道先不好意思么,就這點尺寸,要是她絕對就以死謝罪了。

    雖然她連這點尺寸都沒有,但是,她要是有尺寸,這世界就完蛋了!

    彥福一邊下著評語,一邊就把視線從那遛鳥上移開了,看那兩個人的扭打了,只能說,也不能算是打架吧,只能算是潑婦那般的撕扯,你拉我頭發,我咬你耳朵的那種,一點的技術含量都沒有,難道都不知道伸腳踹對方重點部位幾腳么。

    也對,街頭的小混混而已,哪里來的技術含量啊,是她高估了。

    原本緊張的心情,也被這兩個耍寶的家伙給一點都不緊繃了,拿著匕首的手也放松了一下再捏緊了,現在好了,本來是對付兩個的,照這種情況下去的話,等會只要對付一個就可以了,這樣就算是那幫子侍衛沒有趕到,她也是可以對付了,順便,還能給那個小混混給剃一下鳥毛呢,不過,那小混混身上看起來臟兮兮的,那鳥毛也肯定臟的可以,所以,這個還是算了吧。

    那兩個扭打在一起的小混混廝打了很久,也沒見一方把另外的一方打敗,不過到是把房間弄的很是破亂,本來就破破舊舊的桌子椅子什么的,現在是完全都散了架子。對于那個遛鳥的兄弟,彥福很是替他擔心,這裸奔的感覺,再加上東磕西碰的,不要把那已經很殘次的小鳥給撞壞了啊。

    可能是彥福的烏鴉嘴奇效了,所以正yy完,那個遛鳥的小混混就這么不小心的剛好把那鳥給磕在了桌子的尖端邊緣上,還是因為背后被另外穿褲子的小混混給狠狠的一腳踢了過去,那碰撞的力道,彥福一點都不懷疑,那小鳥以后估計是不能用了。那小混混倒下去后,就這么睜著眼睛啞著聲音,張大了嘴巴,彥福一點都不懷疑,這貨已經疼的開不了口了。

    但是另外一個還不罷休,覺得這樣不夠,又拿起來一條破舊的凳子,直接砸在了那個喊不出來的小混混頭上,本來就已經張的夠大的眼睛就像是要凸出來一樣,看的彥福都慌了,這不是要死了吧……

    老天啊,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罪過。

    太好了,死了一個,另外一個就簡單了。

    彥福看著那個解決了的小混混,他一點都沒有因為同伴的倒下去擔心,反而是很開心的咧牙朝彥福笑了笑,那一口的大黃牙,還參差不齊的,看的彥福是一個哆嗦,這牙太牛叉了。

    彥福的一個顫抖好像還正對了那個小混混的口味,咧嘴一笑,然后快速的把褲子給剝了,順便不要臉的用手拿著那鳥搖晃了一下,“小娘子,等著大爺給你開心啊。”

    抽抽嘴角,彥福覺得這世界真的是太瘋狂了,做小混混都這么的像個神經病了,這一行估計實在是沒有人才了。

    彥福小心的瞄一眼那小鳥,成色也很殘次,但是至少比前一個好點,就是灰戚戚的,也不知道涂了幾層泥,太臟了啊,這么臟的東西,絕對是要染病的,什么a字開頭的絕壁都有。

    那個小混混見彥福看了過來,還關注了一下他的那個寶貝,很是得意的繼續展示了一下,畢竟,以前都是玩那人剩下的,現在他一人獨享了,可以慢慢來,好好的享受一下。“小娘子,爺的寶貝不錯吧,嘿嘿,待會肯定讓你爽翻天。”

    彥福無語的把腦袋給轉了個方向,她實在受不了這貨的自戀和惡心了,找個豬八戒收了他。

    “嘿嘿,嘿嘿……”那個小混混無恥的笑著,一點點的靠近彥福。

    還沒等那個小混混笑到最后,他身后的門被人從外面狠狠的一腳給踹開了,那門也被踹飛了,連帶著門后面的小混混也被踹飛了,還很是不巧的,那遛鳥遛到了那半截斷掉的桌角上了,那‘刺啦’的一聲,讓彥福都不禁毛骨悚然了,這聲音啊,那鳥是絕對報銷了,正中間什么的,絕對是最憋屈的了,有可能,那截東西正好刺在上面,哦,太惡心了,太興奮了!

    “嗷……”彥福還沒有意淫完,這一聲震天的喊叫就刺穿了彥福的耳膜,太震撼了,那捂著自己鳥的混混,已經涕淚橫流了。

    丑爆了。

    彥福還想再看一下后續發展的,但是頭還沒轉一下,就被一個竄過來的人給猛的一把抱住了,緊緊的抱著他,聲音顫抖的在她耳邊說道:“小媳婦,嚇死我了,幸好我看到你被抓了,不然可怎么辦啊,可怎么辦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穿越肉文之肉情四射,穿越肉文之肉情四射最新章節,穿越肉文之肉情四射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幸运赛车是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