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肉文之肉情四射 36比大比小

小說:穿越肉文之肉情四射 作者:小女子有禮 更新時間:2018-05-21 23:42:57 源網站:快眼看書
          沒有高x﹏x潮的愛就不算是性福啊!

    嗷嗚,要是這樣的話,那豈不是很慘啊,據說那些西域的小妞可都是很注重這個性福問題的,這個時代應該有壯陽藥的存在吧,大伯啊,你要是不給力的話,那就多吃點這個藥吧,雖然不知道副作用是什么,但是就算是副作用是一天比一天小的話,你也絕對要撐住啊。

    也許是彥福的目光太過于熱切了,所以原本注意著那畫冊的眼光集中在了大伯的腿中間的那個重點部位了,惹的本來不注意的大伯被那眼光給嚇住了,再看看她目光所集中的地方,不禁腿軟,這小丫頭不是在想著什么不能想的事情吧。

    “你看什么呢,小丫頭也不知道羞。”彥雙麒慢慢的把那畫冊往自己的腿間靠了過來,想遮住一點,只要不沐浴在彥福那吃人的目光下就可以了。

    “羞什么羞啊,這實體圖都看了這么久了,只是透過那幾層布片yy一下實物罷了。”彥福豈會不知道這個大伯的動作,只是瞄了一下,然后就又把眼神轉向了畫冊,雖然這實物沒有看到過總是好奇的,但是相對而言,看大伯的還不如看哥哥的呢,至少大伯的這個已經是用過不知道多少回了,不要鐵杵磨成針了,看了都長針眼啊。yy還算好的呢,至少大小總是會看在是大伯的面子上稍微的往大的想,要不是看你長的還不錯的分上,就那一個院子的女人,不想成頭發絲就不錯了,還計較這么多,再計較就連頭發絲都沒了。

    聽了彥福這么一說,彥雙麒只覺得有點要崩壞的感覺,他這本來想著調教的,怎么現在的感覺倒像是她調教自己了,不過雖然說的古怪了一點,但是一點都不妨礙自己的想象,稍微的一想就明白了這小丫頭的意思。

    “哦,那你想象出了什么?”彥雙麒表示好奇,這小丫頭腦子里想的是什么東西,想他這么多的女人,這么多的經驗,這丫頭絕對是把他想的很是威武,很是強悍的,這也正是他的厲害之處了。

    彥福看大伯得瑟的瞇著眼睛自戀的笑著,只覺得他是不是太自大了,用了這么多次的東西,能經用到什么程度啊,這全新的才是好啊,舊的都算折舊價了,價值可沒有全新的高了,就算用過一次的東西,那也只有原價的五成了,就大伯的那使用程度,絕對連億萬分之五的價值都不到了,還好意思得瑟,再得瑟連一個子都不給算了。

    “嗯,繡花針吧。”彥福想了想,覺得還是這個最貼切,畢竟那鐵杵磨成繡花針可是有典故的啊。

    本來還心情頗好的彥雙麒聽了彥福的話,只覺得自己是一口氣沒抽上來,差點連血都要吐出來了,忍不住咳了起來,“繡花針,這東西還能用么,會有我這么威武雄壯的么!”忍不住為自己辯解了幾句,小孩子什么的,不懂就不要亂說,對男人來說,最不能說小的除了那物就沒有別的了。

    “所以說你的快不能用了啊。”輕輕的飄出這句話,彥福拿著那畫冊繼續看了起來,表示對大伯腿間的東西已經失去了興趣。

    一把拿起那獨一無二的畫冊,甩到了桌子上,彥雙麒狠狠的站了起來,“誰告訴你不能用了,告訴你,我這個可是沒人能比的上的,不然那些女人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留在那院子里還不肯走。”

    手上的珍品被拿走,彥福無奈的只能看向已經炸毛的大伯了,雖然她很想順著他的毛撫摸幾下的,畢竟現在的他跟那種炸毛的大黑犬差不多,可愛沒有,兇性十足。

    “你好吃好喝的給供著唄,外面有誰像個傻子一樣的養著這么多的女人,還養的白白胖胖的,不讓你這錢多的沒地方燒的人養著,誰還愿意養啊。”本來就是啊,誰家的沒名沒分的女人被養的這么好啊,這出去還不當是哪個正妻寵妾呢,其實還不過是個沒名分的通房丫鬟罷了。

    “我的女人我供著不應該么,養不起的那就不是男人,連自己的女人都養不了,還不如去死了算了。”彥雙麒對彥福的這個反駁可一點都不認同,自己的女人,肯定是要養的,再說了,他有的是錢,不好好的養著,難道還讓她們餓著啊,這要是有女人愿意跟著他,他都要懷疑那個女人的居心了。

    “額,那倒也是。”雖然大伯的女人是多了點,但是這個自己的女人就是要養的起這個說法絕對是要支持的,不過,這個好像不是重點啊,咱們的重點是‘繡花針’吧。

    “你也說是了,這不就好了。”彥雙麒又重新的坐下,拿回了那畫冊,點點上面的那些男男女女的姿勢,很是得瑟的問道:“說吧,有什么疑問的?”

    彥福聽到這句話,差點感覺就像是在上語文課,老師提了一個問題,然后問下面的學生,“你們有什么疑問嗎?要是沒問題的話,咱們講下一課了。”

    好吧,其實她沒啥疑問的,這種畫冊也就是看的意向罷了,學習什么的,她又不是要專攻這個,所以就不用了吧,又沒有錢途。不過,繼續剛才的那個話題還是蠻有意思的,只是不知道這個大伯會不會繼續的爆炸了。

    “其實,我就一個問題。”彥福拿起一邊被彥雙麒放著的她午睡前在看的那本黑白春宮畫冊,隨便的翻到一頁,攤開在了彥雙麒的面前,“你看,這兩本畫冊上吧,人物都是一男一女,在干的什么齷蹉事咱們就不先討論了,咱們今天只討論一個問題,那就是!”

    指著畫冊上面的重點部位,也就是剛才彥福看她大伯的那個位置,一只手指著天朝的畫冊上的一物,一只手指著那大伯剛從西域帶回來的彩色的一物,“你說這東西是咱們這的人大呢,還是人家西域的人大啊?”

    以前她好像聽人說過,這東西的話,黑人的最大,然后是白人,最后才是黃種人,不過據說,其實太陽國的人更短就是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了,不過看著畫冊上的,好像是天朝的那些畫師畫的要比較短一點啊,而且看起來都懶洋洋的,一點精神都沒有啊,哪像人家西域的油畫,這一個個都是精彩奪目,那叫逼真啊,連上面的經脈都畫的一條條的。

    “這個的話,也不能以偏概全,咱們天朝的也有大的,人家西域的也有小的。”彥雙麒雖然沒有去看人家西域人的這東西的愛好,但是根據這畫冊上看到的,再根據那些看到的西域人的體貌特征,可以想象一二,但是也不能很確定就是了。

    “哦,這樣啊,那你覺得是你的大呢,還是人家的大。”彥福手指了一下那個油彩畫冊上的那東西,想著雖然大小比例在書上是看不出的,但是整體的比例還是可以看一下的,絕對比大伯的更雄偉啊。

    雖然她沒看見過,但是大伯的褲子坐著的時候就這么的貼在身上,她可是一點都沒有看出雄偉的景觀來,只是微微的鼓起了一點,還達不到那鼓起就是一大包的程度,所以她說繡花針其實是沒錯的。

    好吧,其實她剛才偷看的時候就已經好好的研究了一下,這現成的資源在眼前,浪費不看那是可恥的知道么。再說了有比較才知道好壞啊,下次看別人的才有經驗啊。

    彥雙麒眼角撇了一眼畫上的那個滿腦袋金黃色的男人,滿身的肌肉,看起來到時挺嚇唬人的,可是真正的用處反而不大呢,就是那種中看不中用的意思了。

    “就他那么小的東西,也好意思拿來和我比較。”

    彥福一聽,就知道是個男人肯定不會承認別人比自己大的理論,現在這種時刻,就算是打腫了臉,也要充一下胖子。

    “不小吧,絕對比你大。”在偷偷的往那地方瞄上一眼,這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來啊,畢竟要是大的話,這么柔軟的衣物肯定是被撐起來了,也不用現在就這么軟趴趴的什么都看不到吧。

    拿了桌上的另外一幅圖冊,彥雙麒趕緊的遮住了自己的重點部位,雖然他很高興小丫頭的悟性很高,但是這種本來是自己獵物的,但是現在自己變成了別人的獵物的感覺,怎么都不好受啊,再說了,被人瞧著的還是自己那個尚未及笄的侄女,好吧,雖然他思想也齷蹉的,想著怎么拐自己的侄女,但是這可不是親生的,這小丫頭可沒有半點他們彥家的血脈,怎么算都算不到的份上。

    “你看你,現在的這個動作叫什么,心虛?不敢比?除了這兩個,你還能說你這動作是自大?”彥福現在的狗膽子已經是撐的大過了天,在露的也能說出來,只要把這個大伯壓在腳下,這個感覺可絕對是老鼠咬死了貓,爽到透了啊。

    “就是自大怎么著了?”雖然自己肯定比那個畫上的白人大,但是彥雙麒現在可沒有那種嗜好在侄女的面前就這么寬衣解褲腰帶的,所以自然是嘴巴上這么說著,但是行動上卻是遮遮掩掩了。

    “自大,自大你倒是脫啊,脫了比一下就知道是你大還是他大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穿越肉文之肉情四射,穿越肉文之肉情四射最新章節,穿越肉文之肉情四射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幸运赛车是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