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肉文之肉情四射 33西域風情

小說:穿越肉文之肉情四射 作者:小女子有禮 更新時間:2018-05-21 23:42:57 源網站:快眼看書
          一眾人迎著彥雙麒進了門,路上稍微的聊了兩句,就往彥雙麟的書房走去,五年不見,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說明了,雖然每月都有信件往來,但是光是這么幾張紙,實在是說不清什么了。

    進了大門后,那些下人都散了的,做自己該做的事情去了,只有那何嵐,卻是一直在彥無雙三人的身后跟著,雖然離著有些的距離,但是卻絲毫沒有離開的意思,也不知道她到底想怎么樣,但是前面的三個人卻依然交談著,對于身后的人一點都沒有想去理睬的意思。

    三個人進了屋子以后,何嵐在外面站了一會,想著現在還不是時候說,就準備先回去的,但是還沒等她轉身,余管家就已經出現在了何嵐的身后,“何小姐,書房重點,閑雜人等是不能在這里久留的,還請先行離開。”

    余管家就這么不客氣的看著何嵐,本來就沒這人什么事情,就算是想當少夫人,也得看看自己夠不夠分量,先不看那上不得臺面的身份,就光是在這彥家五年都還能爬上大少爺的床,連個通房丫鬟都不是的人,還想著那正房的位置,不自量力怎么寫的都不知道吧。

    何嵐被余管家的那話說的內火中燒,但是卻不能反駁什么,她現在在彥府的地位頗是尷尬,雖然是戚夫人的娘家人,但是因著府里沒人給她安排住的地方,所以她只能住在姑姑那群芳院的院子里,而不是客人住的院子,她不是彥雙麒的女人,卻住彥雙麒女人的院子,這尷尬的位置總是讓她惱恨,但是每每和彥無雙提起,他總是當沒聽到,說既然她的理由是陪伴戚夫人到的彥家,那么住到戚夫人那里哪里不對了。

    是對,可是她想住的不是那個院子,想陪伴的人也不是姑姑,他是揣著明白當糊涂呢,可惜她又不能反駁,不能惹了他不高興。

    幽幽的低下頭,壓低了聲音喏喏的道:“余管家提醒的是,是我想的不周,多謝余管家,以后若是何嵐有任何做錯的地方,希望余管家多提點才是。”

    聲音雖然是柔順的很,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里是恨不得讓眼前這個讓她難堪的余管家消失的。

    “這是咱們做奴才的應該做的。”余管家兩眼直視,對于何嵐的動作是絲毫的看不見。

    這一句‘咱們做奴才的’,連帶著把何嵐也定位在了奴才的位置,生生的把旁邊的何嵐給氣的咬碎了一口銀牙,但是卻不能反駁什么,只能泫然欲泣的看著余管家。

    余管家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依舊面無表情的看著何嵐,然后單手一擺,“何小姐,您該離開了。”

    心不甘情不愿的離開,何嵐雖然這次離開了,但是她可不會就這么算了的,她這次之所以這么巴巴的在彥雙麒回來的時候湊上去,是因為何家來信了,讓她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機會,只要能爬上那彥無雙的床,不管有沒有名分,倘若她不行,那就會送她更年輕貌美的妹妹過來,姐妹共侍一夫也是一段佳話。

    送妹妹過來,有沒有名分都無所謂,只要能爬上床,這讓她怎么能透過那一口氣來,她本來是何家的嫡長女,只因為娘親在她十歲的時候去世了,才讓那姨娘坐上了正妻的位子,那原本是庶女的妹妹也跟著身價高了起來,仗著她母親受父親疼愛,還時不時的搶走她喜歡的東西,真正讓她恨不得殺了她。

    好不容易有了這么好的一個機會,但是無奈那個這個彥無雙油鹽不侵,愣是讓她生生的花了五年時間還是沒有寸進。倘若是別的男人,早在看到她這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就已經要護在懷里細細的呵護了,就他當什么也看不到。

    但是,越是這樣,她就越是要贏。她已經二十了,就算是回到了何家,仗著這嫡長女的身份,也已經嫁不了什么好人家了,要么做小,要么續弦,就算不是這樣,許的人家也是上不得臺面的,既然回去是這種境況,還不如死死的抓住彥無雙。

    就算是做小,也別比人家的正妻強,看看姑姑的那個院子,雖然彥雙麒已經近十年沒去她的院子了,但是用度卻絲毫的沒有少,還越見的豐富,那群芳院里的女人,也各個好吃好喝的伺候著,一點都不比那大戶人家的正妻待遇差,她可不想被那個妹妹搶走了這些,所以,她必須找機會去說明,既然他前幾次拒絕的理由是彥姑父不在,婚姻大事要父親做主,那現在都已經回來了,已經找不到拒絕的理由了,所以必須給她一個交代。

    至于那三個在書房里面的人,在交談完了重要的事情之后,自然是說一些輕松的話題了。

    彥雙麒想著他前幾次從西域帶回來的美人,就打趣的說:“麟弟,那西域美人的味道如何?”

    對自家大哥的脾性最是清楚的彥雙麟自然是知道他話中的意思的,一挑眉毛,笑問:“如何,大哥何不親自去試一下不就知道了?”

    他不像大哥那樣重欲,在他看來,這些,不過是附加的罷了,就算是想要女人了,也不會在這個府里面找,一個個只要爬上了他的床就妄想著坐上彥家女主人的位置,真是癡心又妄想,還不如那些妓院的人踏實,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從來不會去妄想不屬于自己的東西。

    “試,肯定要試。”彥雙麒大笑著回答,那些西域美人有些是在人販子拍賣的時候買下來的,有些是在妓院里碰到剛好買來的,有些是別人送來的,有些是自薦枕席的,反正他是來者不拒,只要看的上的,就帶了回來,往院子里塞,反正那群芳院夠大,也不怕塞不下。

    彥雙麒想起自己出馬車的時候,在迎接的人中可沒有看見彥福,雖然無雙的身邊有一個女的,但是怎么看都不想是彥福那個小寶貝,一點都沒有他彥家的氣勢,柔弱的讓人憐惜,可是那一閃而逝的眼神卻是貪婪的緊,特別是在看到他身上的那件云錦的時候,眼神都挪不開了,雖然垂著雙眸,可惜藏的不夠好。

    “對了,彥福那小丫頭呢,五年不見,應該長高不少了,今天怎么沒見她來迎接我這個大伯呢?”彥雙麒想著五年前的那個關于姿勢的解說,也不知道她現在了解了沒有,要是沒有的話,他正好可以幫忙繼續教學,以前的那些姿勢和圖畫已經是過時了的,他現在手上可是有不少從西域帶回來的畫呢,還都是有顏色的那種,和真人差不了多少,那是相當的精彩你,相信小彥福看到了,一定是高興的要蹦起來了。

    彥雙麒想著那個粉團子一樣的彥福朝他笑,和他一起喜歡這些東西,就很想馬上就同她一起分享。

    彥雙麟聽到大哥提起福福,愣了一下,畢竟以前可是很少見這兩人有什么要好的時候啊,不過轉念一想,可能是五年不見,想念親人罷了,所以也就放下了那一絲擔心。

    “也不知道那丫頭又野到哪里去了。”彥雙麟對彥福這個女兒是真的疼的緊,所以就算是她上樹掏鳥窩,下水抓魚,這些一絲一毫都不符合大家閨秀應該做的事情,他也不去阻止,只要福福開心就好了,就算將來福福沒人娶,他也可以招贅進來,總不會讓人欺負了她去。

    就算不是親生的又如何,在他心中是親生的就好了。

    “二叔,福福很乖的在房間里看書呢。”彥無雙聽到二伯的笑語,知道二伯沒有說福福的意思,但是他還是忍不住的幫福福解釋著,她最近真的很乖的,一般都是在房間里看書,只要看住了那個林嘉,不讓他靠近福福,福福沒了那個林嘉的教唆,都是乖乖的。

    “看書?看什么書?”彥雙麒很好奇,他想起了彥福第一次來他的書房看的那本書,雖然他本身是有點想戲弄的心思的,但是戲弄的結果卻是超過了他的預期,那微微扯動的嘴角和挑動的眉毛,還有那有趣的臉部表情,無一不是說明其實這彥福是都知道的,絕對不可能只是‘剛好’的看到了桌子上的書,然后又無意的翻開看,不過,這又有什么關系呢,反正他本來就只是戲弄而已,只是戲弄的結果超出了他的預料罷了。

    “只是一些閑書罷了,還都是爹你那書房里的,爹爹五年不在,你那書房里的書都快被福福搬空了。”彥無雙想到了彥福閨房里的場景,滿滿的都是書,雖然每次他都整理好了,但是下一次去的時候,還是亂的很。

    彥雙麒看了一眼兒子,那表情一眼就明了了兒子的心思。

    “我那的書啊。”彥雙麒那最后的一聲啊,雖然沒有特別強調的意思,但是那百轉千回額語氣,卻是別人都不知道的,他的那書房里還能是一些什么書,不過是些春宮圖罷了。

    “說起來,我這次去西域,還帶回來了一些特別的書,既然福福這么喜歡那些書,應該會更喜歡我這次帶回來的,我過會給她帶過去,讓她也欣賞一下西域風情。”

    想著彥福看到后會有的反應,彥雙麒覺得很是開心,不禁眉眼勾起,笑了起來。

    三人說了沒一會就散了,現在正是最忙碌的時候,可沒有什么時間坐在這里繼續閑磕牙了,有什么好玩的事,好笑的事,還是等晚上的接風宴再說吧。

    彥雙麒從書房出來后,就回了自己的院子,拿了幾冊帶回來的油畫冊子和幾張巨大的畫像,然后往彥福的院子走去,該是讓彥福瞧瞧人家西域的東西了,比他們天朝的更寫實,更大膽,那畫精細的就跟真人站在眼前一樣,美不勝收啊。

    來到了彥福的院子,看著閨房的門被她從里面鎖了,彥雙麒就想偷笑,肯定是那個小家伙在里面做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呢,看來那些春宮圖的魅力可真是大呢。

    白日宣淫什么的,也就他們彥家的人才做的這么的光明正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穿越肉文之肉情四射,穿越肉文之肉情四射最新章節,穿越肉文之肉情四射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幸运赛车是正规吗